xinde

執著教會藝術的圣像畫家王懷愛與巖彩畫


2018-11-30 10:24:05 作者:有光工作室 西西 來源:《信德報》2018年11月19日,42期(總第792期)

1 引領

    王懷愛準備拜訪教宗的日子,也是他創作巖彩畫作品《瓜達盧佩圣母》的時刻。這是一次充滿艱辛而又激動人心的特殊創作經歷——因為這幅作品將要獻給遠在萬里之外的教宗。藝術作品都是情感的凝結,藝術作品也是物質的洗練。巖彩畫提供了這樣一種不工于渲染但熱烈動人、不急于表達卻直達心底的寄托情感的載體,正如二胡天然的表達著憂傷,小提琴天然地表達著柔美一樣,巖彩畫天然的承載了這一份從地上仰望天上,同時又從天上俯瞰大地的樸素而華美、熱烈而寧靜、世俗而超脫的情感。

被永久的懸掛于教宗辦公室的瓜達盧佩圣母像

    就這樣,這幅作品創作出來了,它就是《瓜達盧佩圣母》。

    如今,這幅作品被永久的懸掛于教宗辦公室。一副作品一旦完成,她就不僅屬于藝術家,它也屬于引領她的人,屬于欣賞它的人,屬于召叫它的人。

    這是天主的引領,是教會的引領;這同樣是藝術的引領,是那些美好人性的引領。

藝術之途的引領——三次修院之緣

    王懷愛1978年出生于浙江溫州一戶傳統的天主教家庭,人生中曾有三次差點跨入修院大門。

    第一次是在初中。初二第二個學期,王懷愛輟學了。先在鎮上東海減速機械廠上了一年班,然后去了溫州平陽本堂神父身邊當了一年見習修士,其時是1993年。正是在這一時期,王懷愛喜歡上畫畫。“當時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什么叫素描或色彩,拿起鉛筆就畫最后晚餐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頭像,后來這事被當時溫州教區王益俊教區長獲知,就同意我先去藝術學校深造學習”。于是,王懷愛辭去了見習修士,跨入藝術課堂,于1994年前往杭州專業培訓班學習,第二年考入杭州工藝美術學校。四年后順利畢業,其時是1999年。“畢業之后1999年再去拜會教區長和當時的教區負責人朱維芳神父(后來的溫州教區的朱主教),他們商議后建議我繼續進入大學深造,就這樣第二次被勸退”。這是第二次王懷愛與修院大門擦肩而過,繼續他的藝術修習生涯。“后來就入住杭州教堂接待教友的附屬樓,白天去杭州師范大學加強高考美術專業,晚上去高復班學習高中文化課,第二年(2000年)考入廈門大學美術系。進入大二的時候再次萌發強烈的修道愿望,后征得朱神父的同意進入溫州總堂成為預備修士,不到三個月時間,就因家人強烈的反對和阻擋不得不返回大學繼續完成學業。”第三次,因為家人、也因為學業,王懷愛還是與修院有緣無分。

    這也許正是天主引領的奧秘所在。有些人在蒙召成為神職人員,是天主最好的安排;有些人在神職外服務于天主,也是天主最好的安排。這些都是天主的安排,是無可言明、令人感懷、催人奮發的偉大的引領。

藝術形式引領——選擇巖彩

    王懷愛是在大學時候開設的藝術理論課選修課上開始接觸巖彩畫。老師同學都知道王懷愛的信仰背景,在了解西方藝術過程中,自然無法忽略西方的藝術精神底蘊很大一部分源自于基督宗教這樣一個事實。順理成章的,信仰基督宗教的王懷愛就受到老師和同學的邀請,開始在藝術理論課中分享有關西方基督宗教的一些知識。在這樣的契機之下,他不斷地自學充實關于西方基督宗教的藝術知識儲備。然而這也正是天主一步步的準備他繪畫圣像的過程。從那時起他開始對圣像畫著迷,接著他又開始接觸到巖彩畫這一繪畫形式,發覺這樣的形式是我們教會傳統的圣像繪畫技藝。在拜占庭之前教會對使用在教堂的原料要求比較嚴格,一般要求都是取自于自然原材料,所以教堂的圣像通常是使用巖彩畫的藝術形式,包括過去教堂所使用的馬賽克圣像也是完全出于自然的彩色巖石拼接起來的,那是最傳統和正宗的技藝。這樣一種體悟讓王懷愛找到了一種自己去感受天主的獨特方式,這種神秘而恰當的安排,不得不感嘆天主的引領之妙。

    王懷愛在一篇文章中生動地這樣講述他對巖彩畫的認識:東方巖彩圣像畫采用結實的壁畫專用紙、純雨露亞麻布或上等木料如花梨木等直接作為基底物,施以碳酸鈣粉,再用純天然礦物顏料調和壁畫專用三千本膠鋪底色,經過多層薄施、顆粒大小不等的錯位疊加、重色透疊的方法,達到色彩豐富微妙的效果。并采納東方傳統壁畫常用的金屬材料,以純金、銀、銅和鋁箔入畫,引入現代化學加熱、硫化、酸化腐蝕的手法,且融合了最古老的希臘和東方教會繪畫傳統的風格,從中尋找基督教會審美更新的泉源,借以表達歷史悠久的信仰之美。真正的美,理當屬于真理與愛德的完美和諧散發出的美,能在人的心中激起欽佩、驚奇和喜悅之情,我們所生活的世界需要讓真理發射光芒而不被謊言和庸俗事物所遮蓋,這個世界需要讓愛德的火焰燃燒而不被傲慢和自私所淹沒。我們需要讓真理和愛德的美善打動人心,使這顆心更有人性,決不能讓藝術創作與真理和愛德分開,用天主賦予我們的才華和有創意的激情,鼓起勇氣永遠做尋求真理的人和為愛德見證的人。

普世天主之母像(羅馬耶穌小姊妹會總部收藏)

走近天主

    借著繪畫,王懷愛也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走近了天主。說到這方面的感受王懷愛很激動,他說這樣的故事實在太多!平復感情之后,王懷愛深情地回憶了為梵蒂岡作畫的經歷,這是他印象最為深刻的經歷了。

    “在我敬繪的所有圣像作品中,大多是圣堂或教會團體特定的,在敬繪過程中很自然多少會受到一些要求和限制的影響,唯有自己只為自己的祈禱而敬繪的圣像時,才能真正地、完全地交托自己,所以這類圣像作品也常常令我自己都感到驚喜。《耶穌圣容》這幅圣像就是其中之一。其實這幅圣像的底板原計劃是為瓜達盧佩圣像而預備的,后來由于情況突變,瓜達盧佩圣像要敬獻給教宗,由于這塊底板不是由一整塊完整底板制作而成而被擱置了。后來我發現這塊底板大小的比例與耶穌圣容的畫面相吻合,于是就決定用來敬繪默觀多年的耶穌圣容圣像。一直以來,每當我查閱《圣經》時,扉頁上‘基督的面上閃耀著天主的光榮’圣像常常抓住我的眼球欲罷不能,總要靜默片刻。我們都知道,這幅圣像畫根據教會傳統是來自耶穌圣殮布(The Holy Mandylion)上存留的印記,非人手所造。關于‘基督圣容——圣殮布’的傳奇有很多,據說從耶穌面容發出來的光芒過于耀眼,甚至使人看不見東西。因此用一幅布料遮蓋耶穌面上的光芒;可是,祂的五官容貌卻神跡地印在布料上。首張基督圖像因此而來。因著天主的恩典,雍容圣顏顯世,幫助有需要的人。”

2 創作

時間的沉淀

    兩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參觀了王懷愛弟兄當時在上海董家渡教堂的工作室,當時的我對于巖彩畫一無所知,第一次看到他工作室的那些作品的時候,內心十分感動。這些畫作給人一種穿透時間的震撼,而這些,正源于時間的沉淀。

    由于巖彩畫本身繪畫使用的顏料是來自于巖石,所以顏色并不是那么鮮亮,但是這一份深沉就如一杯渾濁的水經過了時間的沉淀,變得十分清澈,巖彩畫也是如此。靜靜地欣賞一幅巖彩畫,可以使人的內心也沉淀下來。這樣的作品真誠內斂,毫無展現自己技藝的喧囂,而是以安靜的姿態來闡述繪畫內容本身的語言,就好像一本優秀的文學作品,作者把自己隱藏起來,從不為了展示自己的文學才華而處處使用大量華麗的詞匯。作品內花了大量的時間、能量、情感與技藝,它不熱衷于販賣兜售,讓觀眾一覽無余,而是一點點的向觀者展示它的底蘊與力量。

    所以巖彩畫的困難也就在于此,它要表達,但是它不主動的表達,而是與欣賞的人一同存在,一同呼吸,通過體會而不是通過“看”來認識圣像。

    巖彩畫的繪畫過程是相當漫長的,因為巖彩畫的繪畫模式是以一層層的顏色疊加而帶來色彩變化,所以耗時也是巨大的,一幅圣像可能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去完成,這就不同于如今的工業復制品的浮躁與失去靈魂的樣貌了。巖彩畫因為是由于人手的繪制,在這么漫長的時間中,作者與作品在一同成長。

    “最大的挑戰當然是時間。所以每當有圣堂或團體需要我敬繪圣像時,我再三強調和最關心的事就是時間。因為東方巖彩圣像畫的技法與教會最古老的千年拜占庭圣像畫及后來神圣傳統的Icon圣像畫雷同,程序相當復雜,需要很大的耐性和足夠的時間。所以這類圣像畫,在教會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面是隱修士們透過齋戒和祈禱的生命果實。”王懷愛說。

    而繪制教會圣像使用巖彩畫的這一藝術形式,可以說是非常合適不過了。

為上海董家渡圣方濟各沙勿略圣堂所繪圣家像

光榮天主

    巖彩畫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舊石器時代,如拉斯科巖洞壁畫,阿爾塔米拉洞窟壁畫,公元前后的阿旃院石窟壁畫,以及新石器時代中國的摩崖壁畫。公元四世紀起開鑿的敦煌莫高窟壁畫是中國乃至世界巖彩畫的集大成者。巖彩畫自誕生之始,就因其極具意象性的質地和色彩,天然的與宗教結緣。

    關于巖彩畫與天主教的淵源,王懷愛說,“這可追溯到文藝復興之前,大膽采用歐洲藝術歷史上傳承千年,始終被奉為主線的圣像畫法和形式。并賦予它們一個現代的藝術表達方式,繪畫中明亮的金色背景指明所繪之情景超脫了直接的歷史事實,升華為超圣的信仰事件。以最真實、天然、純樸的效果去貼近圣言,向我們啟示永恒的圣潔,就是那看不見的,超越我們肉眼所能辨別的本體。巖彩圣像畫有著豐富寬闊的表現魅力,它的色彩種類繁多,色澤鮮艷晶瑩。有的流光溢彩,色澤絢麗,有的色調沉著凝重,有的趨于平淡簡練。”

    這是一份來自天主的禮物,王懷愛為此傾注了全部的心血,創作圣像畫,以光榮天主。而達到這一目標,掌握技藝只是基礎,最為關鍵的還是作品的創造者與天主的關系。

    因為圣像并非只是一件藝術品而供人欣賞,更重要的是圣像自己在向關注它的人表達。作品本身就是作者在描繪天主的榮耀,與祂的愛。我們都知道,圣經是由人在圣神的感動下所著,同樣的,圣像的繪制如果缺少與圣神的合作,那么這圣像也就失去了屬天的價值,只是人手中的作品而已。因此,在教會的傳統中敬繪圣像畫又稱寫圣像畫。這就要求作者要十分忠實地祈禱,謹慎地、謙卑地繪畫。

    而想要找到具有這些特質的人,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們都知道,圣經上說,“因為本性的私欲相反圣神的引導,圣神的引導相反本性的私欲。”(迦5)想要跟隨圣神,必須要相反本性的私欲,而我們的私欲卻在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在等待著我們,通常它是以我們生活的需要為入口來誘導我們走入到私欲中去,所以一個跟隨圣神的人,需要處處謹慎與分辨,哪些是符合主的旨意,哪一些又是相反主的旨意的。

    在一次次的創作實踐中,王懷愛深切地體會到這樣一種在天主內創作的艱辛與榮耀。而這種艱辛和榮耀,集中展現在王懷愛創作耶穌圣容的過程中。

    王懷愛說,“我們常常看到耶穌的圣容在我們的圣經的首頁”。有一天,王懷愛繪畫團隊中的一員,提出很想要借著這幅圣像創作一幅耶穌圣容,這正合懷愛弟兄的心意與感動。在繪畫開始之前,尋找合適的畫板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巖彩畫需要在比較穩定的畫板上繪畫才會有更持久的效果,也只有這樣的材質才能支撐得住這樣的繪畫作品;當時他們找到了一塊整體很不錯的畫板,準備用來繪畫瓜達盧佩圣母,卻在最后發現那塊畫板有一些的開裂。如果把這塊畫板丟棄,將是非常可惜的。仿佛是一種靈感,他們決定將這塊畫板進行了簡單的改造,改造好之后,一量這畫板的尺寸,竟然發現這是繪畫《耶穌圣容》絕佳的一個尺寸。“就是它了!”王懷愛說,大家都很高興,很快地做了決定,就用這塊本來有可能丟棄的畫板,來繪制《耶穌圣容》。“匠人棄而不用的石頭,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那是上主的所行所為,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瑪21:42)

    天主不放棄任何一個人,天主也不丟棄任何一塊畫板。

    當我第一次看到《耶穌圣容》這幅作品的時候,是懷愛將自己所有的作品發給我,我在眾多的作品當中,第一眼,就被這幅圣像吸引了。注視著這幅圣像,看到主耶穌的面容仿佛在自己的眼前展現了出來,耶穌面容是來自祂的殮布,在祂死后,按照猶太人的習慣他們將祂埋葬,但是由于即將到了安息日,他們沒有時間好好清潔祂的身體,就直接用殮布將祂包裹起來,在這幅圣像中我們看到祂的人性順服在死亡的權勢下,祂受到了極大的酷刑,但祂的臉上卻沒有一絲的恐懼,有一份又大又深的寧靜在那里。好像在訴說,又在沉默,在向世人展示祂的愛,透過祂的死亡,透過祂為我們交出的生命,當注視這幅圣像的時候,祂那閉著的眼睛仿佛看穿注視圣像的人的全部,這是耶穌在死亡中仍向我們傳遞著祂自己,祂的血,祂的肉,祂的人性與天主性都作為祭獻擺在天主的臺前。

    王懷愛在繪畫耶穌圣容的過程中,因為不是復刻任何經典,而是自主創作,他畫的非常自由,沒有刻意的去修整,也沒有過度的描繪,注視這幅圣像時看不到人為的筆觸,能看到的好像這幅圣像本身就在哪里,是它自己將自己顯示在畫板上,這也是懷愛弟兄提到的一個很重要的感觸,“與其說是他在繪畫圣像,倒不如說圣像在繪畫他。圣像在注視他,現在他的靈魂深處顯示自己,他在以順服和謙卑將他們展示出來。”有時候畫到一定時刻,看著圣像他會淚流滿面,因為這不是人手的作品,而是天主圣神的工作,在這樣神圣的氣氛下,繪畫者自己被天主所凈化,天主并不需要人為祂畫像,而是一份愛的展示。

    繪畫需要技巧,但是唯有在祈禱中所得之靈感而畫出的作品,才可以使觀畫者感受到天主的臨在。這幅圣像被創作出來之后成了王懷愛的一個寶貝,這是他眾多作品中自己非常滿意的一幅,是他所珍視的,他將這幅作品展示在他曾經工作的那個工作室——工作室是一個開放的店面,由教友免費提供給王懷愛以及他的團隊使用。因為這是一次美好的光榮天主的歷程。

最后晚餐(法國私人收藏)

“這是你的寶貝”

    有一天一位法國的教友無意進入畫室參觀,他也被這幅圣像所深深地吸引,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他表達了自己的喜愛,第二天他又來到畫室,并且帶來一位翻譯,想要從懷愛這里買下這幅作品,但是懷愛表示這幅作品是不出手的,在一再的溝通中,這位法國先生一定要他出一個價格,懷愛無奈中說,這幅像如果出售應該在3-5萬元,這位法國先生即刻表達愿意出5萬元收藏這幅作品,但是懷愛很抱歉的告訴他說,真的沒有出售的意愿,這位法國先生盡管很遺憾,但是也很尊重他的選擇,臨走的時候他說this is your baby,意思是說,“這是你的寶貝”。是的,這句話也道出了懷愛對這幅圣像的情感,這是他的寶貝,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樣。

獻給教宗

    有一次,一位在意大利額我略大學畢業的神學博士肖老師見到了懷愛弟兄的作品,當即表示這樣的作品在當今時代已經很少了,肖老師認為巖彩畫本身是教會最傳統的圣像工藝,巖彩畫完全從自然中提取的繪畫原料,更加符合教會傳統。肖老師詢問王懷愛是否愿意明年去羅馬朝圣,并向教宗奉獻一幅作品?王懷愛感到受寵若驚,問:“這可能嗎?我的作品真的可以送給教宗么?”

    肖老師說,他的作品是蘊含著教會圣像的真正精神的,“雖然我在國外這么多年,但是你的作品確實是好的作品,是可以奉獻給教宗的。”肖老師十分篤定地說。

    肖老師建議說可以為教宗奉獻一幅《瓜達盧佩圣母》。當這話一出,懷愛弟兄非常驚訝,因為他在祈禱中早已渴望要繪畫一幅瓜達盧佩圣母像,我們知道,瓜達盧佩圣母像是以奇跡般的形式直接顯示在墨西哥人迪亞哥的斗篷上的圣像,因為非人手所繪,所以懷愛弟兄也一直將這樣的一個作品的創作放在祈禱中,他已經為這幅圣像選定了一塊畫板。

    聽到肖老師的建議后,他就將這塊畫板拿出來,告訴肖老師自己內心早已在準備圣像的繪畫,肖老師也非常驚訝,在天主內沒有巧合,這的確又使他們經驗到圣神奇妙的帶領。

王懷愛(左)拜訪教廷文化委員會主席拉瓦西樞機主教

    這無疑是一個非常讓人感動與興奮的邀請,懷愛弟兄開始為教宗準備敬繪瓜達盧佩圣母像,而在準備瓜達盧佩圣像所用的畫板時,發現原先的畫板有一個小小的開裂,他們將該畫板一分二,用它創作了《耶穌圣容》。當時大家并不知道,原來這塊“匠人棄而不用廢石”,竟然在后來被用來繪畫了《耶穌圣容》。當獻給教宗的《瓜達盧佩圣母像》完成后,王懷愛獲知,原本教宗接見他們的計劃發生了變化,教宗臨時出外訪問了。梵蒂岡的文化部部長拉瓦西樞機主教代教宗接見王懷愛等人,王懷愛心想,除去奉獻給教宗的《瓜達盧佩圣母像》以外,要給文化部長帶去什么禮物呢?這是代表我們中國教會的一次訪問,意義重大,王懷愛義無反顧地將自己珍愛的《耶穌圣容》帶給了文化部長。當他們見面后,文化部長看到這幅圣像,非常喜歡,并且告訴王懷愛,這幅圣像將被放在文化部藝術品展廳,并且長期展出,在不久的將來有望轉到梵蒂岡博物館做永久展出。這將是教會對王懷愛這位教會圣像繪畫藝術家的上的肯定,也是這幅圣像最應該待在的地方,因為這圣像是為了幫助人祈禱,而梵蒂岡博物館接受全世界的朝圣者,那么在梵蒂岡博物館將成為這幅圣像最好的展廳,讓圣像能向更多的人傳遞天主的愛。

3 生活

    在形而上的藝術創作之外,王懷愛弟兄的日常生活也跟大部分人一樣辛苦操勞。已經成家的他,有兩個女兒,每天有忙不完的家庭瑣事,加上辛苦的工作,時間表排得滿滿當當。早上6點起床,王懷愛準備早餐并且送大女兒去上學,妻子照顧小女兒起床。孩子上學后,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畫畫。為了節省時間,夫妻二人的午餐非常簡單。下午妻子帶孩子,王懷愛抓緊時間工作。妻子晚上給孩子做飯的時候,王懷愛要幫忙照顧小女兒。晚飯后妻子輔導大女兒作業,王懷愛要負責哄小女兒的睡覺。大概晚上9點之后,等兩個女兒都休息了,王懷愛再繼續畫畫到晚上1點左右。這段時間也是最安靜的時間。

    這樣的時間表下的他,每天平均睡覺不超過5個半小時。

    同時兼顧家庭和事業的他,唯有在祈禱中得到力量。

    我問他如何面對這樣的壓力,他說,這樣的困難幫助他更好的學習耐心、學習謙卑和順服。在僅有寶貴畫畫的時間中,王懷愛非常投入,因為這樣的時間是非常有限的。

    王懷愛每天繪畫的地方就在他不很寬敞的家里,畫畫的房間是大女兒的睡房,大女兒住在上下床的上層,懷愛就在下面搭建了一個自己畫畫的地方。

    王懷愛說,他特別感謝天主。“賜予我最大的恩典就是有一個幸福圓滿的婚姻家庭。同眾多的家庭一樣,我們家庭里也時常出現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但主的恩典總是夠用,每次都能平安順利的化解。尤其在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當中也時常讓我更深的感悟到天主的愛。”

    當提到孩子時,王懷愛充滿了幸福和喜悅。

正在專注繪畫的王懷愛

    “我們給予孩子最高境界的愛,不是給孩子創造我們以為多好的外在條件,乃是將我們自己變成如同孩子一樣陪伴他(她)一起成長。這也正是道成肉身的天主對人類最美妙最深奧秘的愛。祂降生成為人親自帶領我們出埃及不再在曠野里流浪而直接進入永生。”

    “在小孩成長過程中難免有任性和惹父母生氣的時候,為父母的在必要時會及時加以制止甚至是適當的懲治,受到懲治的小孩常常一邊哭泣一邊哭喊爸爸媽媽要抱抱,這就是孩子。很多時候我們也會遇到不順心和挫折的時候,我們是否該反省,天主正是借此要我們回到合乎祂心意的道路上來呢,我們是否也像小孩一樣及時呼求祂的助佑呢!”

    “常常出差回到家的時候已筋疲力盡,一進門,小寶寶就跑過來給我一個熱情地擁抱和問候:爸爸我愛您。喜悅之情頓時充滿身心,所有的疲勞煙消云散。為人的父親是如此,更何況我們在天上的阿爸父。一個兩歲的孩子我們知道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要對我們的愛有了回應,于我們足矣。我們對天上的阿爸父也是如此,我們能為天主做什么呢?我們什么都做不了,因為祂是創造萬有的天主,你我的生命也是源于祂的,我們理當常懷一顆感恩的心來榮耀和贊美祂,活出祂的形象和樣式,因為我們本是按照祂的肖像而被創造的。”

    為了更多地了解生活中的藝術家王懷愛,我們多方搜尋有關王懷愛老師的事跡。在一篇寫于2012年的博客文章中,一位神父寥寥數語為我們回憶了年輕時代陽光活潑的王懷愛。“多年前,我還是天主教語聊室‘芥子園’室主的時候,他(王懷愛)幫我主持過節目,那時候的語聊還沒有視頻,不知道他長得啥樣,聽聲音是一個非常陽光活躍的小伙子,那時候他正就讀于廈門大學美術系,晚上回宿舍后常常帶著他那一幫室友在語聊里鬧,雖然他的室友不是教友,但卻被他所深深影響著,也樂此不疲。直到去年,我們才有機會見面,一見面我就被他的長相給震憾了,之前聽他陽光的聲音不自覺地感覺他應該比較秀氣的,可他其實長得很MAN,很藝術。”

    而另一位拜訪過王懷愛的朋友則說:……王懷愛老師是一個極其謙卑誠懇的人,第一次看見他就被他的這種特質所打動。懷愛老師生長在南方,但他骨子里的卻有著北方人的豪邁。印象當中他除了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之外,好像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是在工作室里忙碌著……

4 共融

艱辛的成長

    王懷愛出生在溫州一個貧窮的農村,伴隨他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還有他的一個雙胞胎哥哥。這本是件天主降福的喜事,無奈貧窮讓這個家庭無力承受這樣的降福。王懷愛出生不到半年,他的媽媽就把他送給了別人。但兄弟連心,之后他和哥哥都不吃不喝,且天天哭鬧。媽媽無奈,又把他抱回了家。一次意外,還在襁褓中的王懷愛由于父親的不小心,被一大麻袋的地瓜絲干重重的墜壓在他身上,他幾乎停止呼吸,眼看孩子就要不行了,他的父親跪在地上向天主祈禱說,如果這個孩子還可以活下去就奉獻給天主,當然這是一個秘密一直保留在父親的心中,直到1993年王懷愛成為見習修士的那一天。

    然而誰也沒有料到,如今他所做的一切正是在以這樣的方式在回應那一次次的召叫。

從天主中來,到天主中去

    從溫州的農村出發,一路走到梵蒂岡。在踏上藝術之途、與巖彩畫結緣的過程中,王懷愛處處見證著天主的慈悲與帶領。這是一條進發之路,也是一條解脫之路,更是一條從天主中生發,歸到天主中去、光榮天主,與天主共融之路。

    王懷愛說,借著巖彩作品,他最大的收獲和享受就是常常能經驗到天主的臨在。

    “這不是說我有多大的信德,恰恰是因為我極其的軟弱和缺失。即便有時不小心行走在黑暗里,祂也總能及時將我從罪惡中拽回。”

    “對于教會藝術如何啟發人的信德?我常同人分享說:沒有祈禱,就沒有圣像畫。我創作圣像畫就是為同人分享我是如何祈禱的。所以每一幅圣像畫都是獨一無二且不可重復的,其背后都存有一段令人難忘和奇妙的故事,是呈現出那段時間里我同天主之間親密關系的見證。”

    “希望我們透過圣像也能經驗到這份恩典,我們基督徒又稱圣徒,因為我們是一群被天主分別為圣的人,所以我們有責任有義務、理當在我們的生活與工作中活出天主的肖像,將復活的耶穌基督的喜訊帶給身邊的人。我們也應當常懷一顆敬虔、謙卑和順服的心將我們的工作與生活化作‘全燔祭’獻給天主。不斷祈禱!事事感恩!常常喜樂!這就是我們基督徒的信仰生活。”

    是的,這就是巖彩藝術家王懷愛,他的巖彩畫創作,就是他對天主的祈禱生活,就是他與天主共融之路。

  • 信德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 1、投稿:本網歡迎網絡和傳真等各類方式投稿,但請勿一稿多投。
  • 2、版權:凡本網注明"來源:信德報、信德網或信德編輯部譯"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于信德社所有。歡迎轉載,但請注明出處。
  • 3、文責:歡迎各地教區、堂區、團體或個人提供當地新聞及其他稿件,信德網一旦刊登,版權雖屬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網觀點,文責一律由投稿者(教區、堂區、團體、個人)自負。
  • 4、轉載: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信德報或信德網)"的內容,為本網網友推薦而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內容并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的目的只在于傳遞分享更多信息。
龙江风采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