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神父邀囚犯寫信 勸同鄉勿涌港販毒


2019-04-25 14:33:31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2016年9月11日A1、A18版

邀囚犯寫信 勸同鄉勿涌港販毒

廟街神父力阻非洲幫 無能政府拒支持

    非洲人運毒來港個案于數年前急升,無能政府對此束手無策,但一名居于油麻地廟街的澳洲神父認為這會為香港帶來困擾,他為遏止這種情況,三年前自發邀請因販毒判囚的非洲人寫信勸同鄉不要運毒來港,將信上載到互聯網,又親赴非洲宣揚,結果取得顯著成效,非洲人運毒來港個案大幅回落,連法官及港府高層亦承認這場禁毒活動有意義。不過,政府口惠而實不至,至今給予這場運動的支持接近零,連一張機票費用也拒絕資助。孤軍作戰三年,神父希望政府有朝一日會有所行動。有學者批評港府以軟手段防毒禍的工作做得不足,應考慮任何可減少罪行的辦法,不斷優化工作。

    發起這場運動的神父胡頌恒(John Wotherspoon),每周會抽四日探訪不同監獄,他三年前在荔枝角收押所看到愈來愈多非洲人運毒來港在機場被捕,決定采取行動,“毒品麻煩好多香港嘅家庭,所以如果可以阻人帶毒品嚟香港,真系可以保護香港社會,同埋幫非洲人嘅屋企人……如果一個人捉咗(指被捕),要用好多錢,譬如上庭,同埋請佢哋食嘢,如果冇咁多人(運毒)嚟香港,幫社會慳錢,系Win Win Wins嘅情形”。

被捕坦桑尼亞毒販銳減99%

    胡神父原擬邀請非洲囚犯直接寫信回鄉,但礙于沒有經費,改為邀請囚犯寫信交給他,由他上載到自己網頁。他將第一封信上網后旋即引起關注,一周內已有五千人次瀏覽,其他網頁和網志亦引用該信,連非洲的媒體也跟進報道,忠告當地人“千祈唔好帶毒品嚟香港”。

    在運動開始前,胡神父看到每星期有一至兩名非洲坦桑尼亞人運毒來港在機場被捕,推算一年新增約一百名坦桑尼亞囚犯,但運動開始后的八個月,只有一名坦桑尼亞毒販被捕,此數字一直維持至今,本年也只有一人被捕。他已把這場運動范圍擴至其他國家,運毒來港的非洲烏干達人和南美洲哥倫比亞人也大幅減少。他透露,一般情況下,探監神父不可這樣利用囚犯的信件和個人資料,但他與懲教署高層會面后,署方知道成效,特別準許他這樣做。

自費到非洲宣揚禁毒訊息

    這場運動隨著一些毒品案的審理而備受法官留意,上訴庭早前促請政府提供支持和將運動范圍擴大,但至今只有懲教署支持。胡稱:“我希望其他部門都會幫手,譬如話喺其他國家賣廣告,通知帶毒品嚟香港好危險嘅,要坐監好耐!暫時自己一個做呢件事,如果政府幫手會好有用!”

    胡神父過去兩年曾利用自己假期,自費到非洲宣揚禁毒訊息。他去年到坦桑尼亞,探訪了近卅個在港被判囚人士的家庭,又邀請他們呼吁當地人不要帶毒來港,當地報章、電視和電話均報道事件。他今年初再去肯亞和烏干達,勸當地人不要運毒來港。

    他在兩次行程間曾去信政府高層,望政府可資助他首次行程的機票,但政府回復說:“呢個運動系好,但我哋唔可以畀錢。”胡嘆道:“算啦!或者將來政府自己安排人,唔使我,如果政府自己派人去其他國家做我嘅工作,我好開心,相信阻更多人嚟麻煩香港社會,唔系凈系去非洲,譬如話南美洲……咁系可以幫香港社會,冇咁多人帶毒品嚟呢度,系Win Win Wins,會幫政府慳好多錢,冇咁多人坐監、上庭。”(記者 麥文浩)

 

他來自澳洲  居廟街劏房
關愛基層及更生者

    胡頌恒神父來自澳洲,除了探監,亦會到醫院探望病人,并關懷戒毒者、露宿者、窮人和長者。三年前,藝人張衛健的母親余嘉碧在酒店游泳時遇溺昏迷,一度危殆,本身是天主教徒的張衛健趕返港,并邀請一名神父為母親傅油和治療祈禱,張母翌日奇跡地蘇醒,傳媒當時雖廣泛報道事件,但未知該名神父身份,原來他就是胡神父。

為張衛健母祈禱康復

    胡憶述:“我有去伊利沙伯醫院幫手探病人,或者最好嘅故事系幾年前系伊利沙伯醫院,Dicky Cheung(張衛健)媽咪浸親之后,喺醫院病得好緊要嘅,嗰陣佢哋搵唔到醫院嘅神父,所以佢哋搵我,嗰陣我唔知Dicky系邊個呀,但我哋同佢媽咪祈禱之后,佢媽咪好番,之后Dicky同我成為好朋友,跟住佢幾次陪我去監獄探訪。”他有感于許多病人在祈禱后會精神好轉,因此他每月會為病人舉行一次祈禱會,給病人鼓勵和支持。

辦“薄餅派對”鼓勵釋囚

    年近七十的胡神父來港卅一年,曾在馬頭圍邨、大嶼山、廣東省肇慶等地傳道,最近八年在油麻地一帶服務基層人士,認識他的人會叫他“胡神父”或“Father John”。他選擇在被指品流復雜的廟街租住一間狹小劏房(劏房就是“分間樓宇單位”,又名房中房,是香港出租房的一種。),是為了接近他服務的人,并希望過簡樸生活。

胡神父過去一直關心油麻地附近的基層人士,并為他們設宴

胡神父(右三)曾邀請藝人張衛健(左四)一同探監

胡神父為協助更生人士重投社會,五年前決定辦一個“薄餅派對”,每逢周日傍晚邀請剛出獄人士到他家中吃薄餅,“鼓勵佢哋加油、搵工作、搵地方住”,結果一傳十、十傳百,到現在每次有二百多人參加,他們不限于更生人士,還有露宿者和長者,活動地點也改到油麻地天主教小學舉行。他說:“我哋好開心咁樣做,好似一個大家庭,鼓勵大家,尤其是出監獄嘅朋友。”


民間“軟手段”建功 學者批港府“做得不足”

    外籍人士運毒來港模式近年有顯著改變,數年前仍以體內藏毒循空路來港個案居多,運毒者中不乏非洲人。據執法機關消息透露,一二年起至一四年上半年,在港落網的非洲跨境毒犯數目確有增加,但經針對性打擊,以及透過國際會議與相關國家反映及合作,部分毒犯近年改用郵包方式寄毒,跨境販毒被捕的非洲人亦逐步減少。有學者認為,神父發起的運動顯示以「軟手段」禁毒亦能帶來成效,亦反映港府這方面工作做得不足,當局應認真總結各種方法遏止毒禍。

體內藏毒個案減少

    本港于一二及一三年間破獲多宗體內藏毒的跨境毒案,主要涉及海洛英,來源多為金新月一帶,被捕者較多為非洲人,有見此趨勢,執法機關在一些國際層面會議上反映問題,并嚴厲執法,一四年中出現轉折點,體內藏毒從空路來港個案顯著減少,部分毒犯轉為郵包寄毒,當年下半年起,涉跨境毒案被捕的非洲、南美等人士逐步減少,近期更只及高峰期約三分之一。消息人士贊同神父的寫信行動有成效,但認為不可完全抹殺執法機關角色。

    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學術統籌宋立功認為,神父發起的寫信運動值得支持,反觀港府循此類“軟手段”防止毒禍的工作做得不足,作為政府,“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任何可減少罪行的辦法均應考慮,包括發動教會、利用民間力量,優化工作。

中港海外連手嚴打

    根據警方數字,今年首半年涉毒品罪行被捕者有二千一百一十七人,當中一百四十一人為非華裔人士,較去年同期減約一成六。期內警方及海關檢獲的主要毒品以可卡因最多,有四百零六公斤,較去年同期增近一點五倍,檢獲冰毒亦增一成三。警方指會密切留意販毒趨勢,與其他持份者及海外執法機構保持緊密聯系,適時采取打擊行動;海關指販毒集團采迂回多變路線運毒,藏毒手法層出不窮逃避偵測,部門會與中港及海外執法機關緊密合作打擊源頭。


遏非洲幫毒禍 神父叻過政府

    非洲人運毒來港的案件近年不斷上升,港府束手無策,反而一名居于廟街的外籍神父于三年前開始邀請因販毒被囚的非洲人在獄中寫信給同鄉,勸同鄉不要帶毒來港,結果有成效。上訴庭早前曾促請政府支持該項寫信運動,但政府至今未有具體行動。另一方面,由于響應運動的囚犯所協助的對象并非執法機關,法庭應否給予他們額外減刑,成為多名法官探討的議題。高院一名法官昨決定給予一名響應寫信運動的非洲女子額外減刑,判她入獄十六年八個月。

運毒女子受感召 寫信勸同鄉勿來港犯案

    該名女被告XALWANGO Sarah(卅歲),于去年由烏干達乘飛機經杜拜抵港,但入境處拒絕讓她入境,海關其后在她行李中搜出約一千七百二十克可卡因,市值二百三十萬元,她聲稱有一名男子在杜拜交托她把毒品運來香港,并說她事后可得到五千美元報酬。

獲額外減刑  被告囚16年8月

    暫委法官潘兆童昨表示,該名神父發起一場運動,試圖阻止東非人運毒來港,邀請在囚的東非人寫信,把信放上互聯網,多名上訴庭和原訟庭法官都曾贊許該名神父。

    法官指本案女被告亦曾響應運動寫信,法庭應給她額外減刑,而本案判刑基準原應高于監禁廿三年,法官決定先將基準下調至監禁廿三年,本案涉及國際運毒元素,要加刑兩年,女被告認罪可得到三分之一減刑,最后判監十六年八個月。

上訴庭倡政府支持“寫信運動”

    上訴庭早前指出,在該運動出現前,每星期有一至兩名坦桑尼亞人因運毒來港被捕,但到去年全年人數已減至一人,運毒來港的非洲人一般不知道香港會重判他們,因為毒販是不會把這事告知他們的,上訴庭認為該逸動具教育意義,它雖然不是由政府發起,但政府應支持和將其范圍擴展至東非以外的其他國家。(案件編號:HCCC 298/2016)


東方日報正論:

神父自發遏毒禍 港府猶作壁上觀

    隨著假難民大軍壓境,衍生的罪案五花八門,尤以毒禍最為猖獗。本港一名外籍神父本著慈悲之心,發起寫信到非洲運動,勸止當地人不要來港販毒,三年來取得頗大成效,跟冇神經政府袖手旁觀,無所作為,恰成鮮明對比。

    蝸居于廟街劏房的胡頌恒神父,本身是澳洲人,三十多年前來港傳道,每周都會到不同監獄探訪,風雨不改。三年前,他在收押所看到愈來愈多非洲人運毒來港被捕,于心不忍,決定邀請囚犯寫信,勸告當地同鄉不要重蹈覆轍,并由他收集放上網,結果一石激起千重浪,非洲媒體紛紛跟進報道,引起轟動。更令人振奮的是,在機場涉毒被捕的坦桑尼亞人數目銳減,由最初每星期一至兩人,減至今年只有一人,證明苦心沒有白費,他今年更親身走訪非洲多國,并將運動擴展至南美地區。

    正如胡神父所說,只要能阻止多一人來港販毒,就能挽救多一個家庭,除了可改善本港治安,亦能減輕港府執法開支,是多贏方案,何樂而不為。可惜的是,盡管其努力連法官都加以肯定,促請港府提供更多支持,但至今只有懲教署響應,而且僅限于協助收集囚犯信件,實質金錢援助是零,就連要求提供機票資助,港府也斷然拒絕。

    人心肉造,不少假難民來港作奸犯科,很大程度是出于經濟原因,加上背后有黑社會唆擺操縱,最終誤入歧途,如果有人能從旁規勸,不難令部分人迷途知返。事實亦證明,這種“軟手段”禁毒手法,效果絕對不比傳統冷冰冰的禁毒措施差。問題是,港府善財難舍,鼠目寸光,連一張機票的錢也不愿付出,單憑一人之力根本不能支撐多久。事實上,胡神父此舉損害販毒集團利益,風險不可謂不大,難得他不顧自身安危,依靠宗教力量拯救迷途羔羊,港府卻一味置身事外,令人齒冷。

    必須指出,假難民在港劣跡斑斑,涉及的刑事罪行多不勝數,中環蘭桂坊更淪為“人間妖域”,本地幫、非洲幫、南美幫等販毒集團落地生根,已形成尾大不掉的治安毒瘤。本報早前曾直擊非洲幫在蘭桂坊一條龍販毒經過,由兜客到取貨再到交收,旁若無人,明目張膽,證明問題已到了港府不能不正視的地步。

    當然,說當局未盡全力打擊,或許并不公平。實際上,警方曾多次采取行動,在中區拘捕多名持行街紙的非裔毒販,可惜風聲過后,問題依舊;而數年前本港曾發生多宗涉及非洲人的體內藏毒案,經過執法部門加強與海外合作,情況雖有改善,惟取而代之的是郵包寄毒案,足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說到底,打擊毒品必須多管齊下,除了當局嚴厲執法,民間力量參與其中才能事半功倍。

    向毒品說不,不止是一句廣告口號,神父憑一己之力做得到,擁有龐大資源的港府卻做不到,是不為也,非不能也。人蛇及販毒問題積重難返,歸根究柢是港府放任自流造成。

  • 信德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 1、投稿:本網歡迎網絡和傳真等各類方式投稿,但請勿一稿多投。
  • 2、版權:凡本網注明"來源:信德報、信德網或信德編輯部譯"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于信德社所有。歡迎轉載,但請注明出處。
  • 3、文責:歡迎各地教區、堂區、團體或個人提供當地新聞及其他稿件,信德網一旦刊登,版權雖屬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網觀點,文責一律由投稿者(教區、堂區、團體、個人)自負。
  • 4、轉載: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信德報或信德網)"的內容,為本網網友推薦而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內容并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的目的只在于傳遞分享更多信息。
龙江风采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