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修道人的故事】改革開放之初勇敢走出家庭的女孩兒


2019-08-15 09:31:12 來源:亞洲真理Radio微信公眾號


       《修道人的故事》是亞洲真理電臺全新的節目!該臺采訪了不同教區或修會,服務于不同領域的神父、修士、修女,來給大家分享他們自己修道路上的掙扎與軟弱,以及他們在服務中的成長與收獲。他們真實地呈現自己的生活,借著他們的分享讓我們感知那些奉獻者們真實人生,以及天主在他們身上的作為。


timg (6).jpg

正在祈禱中的修女(圖片源自網絡)


       Q:修女做一下自我介紹吧?

       A:好的,我來自河北。我是我們修會第一屆的修女,88年進修會,89年發初愿,今年剛好是發初愿整三十年。

       Q:您那一批一起發初愿的有多少位修女?

       A:一共21位。

       Q:第一批有21位也不少。修女從發初愿到現在整整三十年,這三十年期間,修女您感覺修道生活怎么樣?

       A:三十年的修道生活,坎坎坷坷風風雨雨都有,有時候遇到這些困難就想要逃避,但是靠著天主的恩寵和祂給的勇氣,就一直走到現在。

       Q:是什么讓您選擇做修女的呢?

       A:差不多十歲左右吧,我有個親戚修道沒修成,但很熱心,在她家供著圣體,我經常去拜圣體,一拜就很長時間,我每次去的時候她都喊我“小圣女”,然后讓我去當修女,但當時就沒有這個想法,只是她的這個話就放在我心里了。真正讓我萌生想要修道的念頭,是在一個晚上,那時候都點煤油燈,我點著燈看《默想全書》,書中有一段默想圣經的一個場景,就是耶穌十二歲講道,離開自己的父母和家鄉,這一段深深的打動了我。所以在教會剛開始開放的時候,我就找神父也找我們當時修會的會長去說想入修會的想法,在修會待一段時間我就入了初學

       Q:當時修女您看到那段圣經是怎樣的一個感受,可以多分享一些嗎?

       A:里面就講耶穌離開自己的父母,一個人留在圣殿當中講道。我想我有一天也要離開父母離開自己的家,去做修女。后來我就跟父母商量這件事,說了之后我父親堅決不同意,當時正在吃飯,他把碗一摔說:“就你這個樣子還當修女”,這一句話深深刺中了我,讓我更加堅定要好好的做修女。第二天我就離開了,走的時候父母不支持我,我就想,從今以后這個家可以沒有我,就跟要斷絕關系一樣。

       Q:當時父親那么反對您還是要去,當時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修不成了要回家,那個時候怎么面對父親?

       A:那時候沒想那么多,就想一直走下去。父親也是怕我走到半路走不下去了,我父親其實也是很好的教友。

       Q:修女您進修會的時候多大?

       A:二十歲左右。

       Q:那時候家里沒人給說婆家嗎?

       A:有,但那時候我十幾歲,不懂這個,也是一心想修道,就沒有往這想,別人給說我也不同意,就都沒成。

       Q:您進修會的時候是很多人聚在一起嗎?

       A:那時候不是,我們分散的在不同的地方,在教友家接受培訓,因此我去過很多地方服務和培育,當時我們還是自己帶米帶面。后來我們才慢慢聚在一起

       Q:那時候你們在一起的有幾個?年齡都和您一樣大嗎?

       A:我們不到十個吧,年齡都和我差不多,也有比我小的。

       Q:那是誰帶你們呢?平時給你們講什么呢?

       A:就是我們老一輩的修女。平時就讓我們背書,她們會什么就講什么,也沒有什么系統的學習資料,那時候還沒有《圣經》,包括教會神學方面的課本都還沒有出版。

       Q:后來修女您是在修會服務還是在堂區服務?平時都做什么?

       A:我89年發愿之后就留在修會,和會長一起帶初學生。

       Q:修女您當時怎么管理初學生?

       A:我也沒經過培育,就是主教當時說想培養我當院長,但是我那時候什么也不懂。然后我就留在修會不僅帶初學,還當理家和會計,擔任了很多責任,基本上修會有的工作我都做過了。一開始人少是這樣,后來人多了我就沒那么多事了。

       Q:修女您當初學導師多長時間?

       A:從89年到95年吧。95年以后我就下堂區傳教去了,傳教結束之后又開始到門診。

       Q:后來修女又開始學醫了?

       A:嗯,不過不是去上學,就是在我們修會的那個門診跟人家學的。

       Q:修女您都看什么病?

       A:看內科,就是頭疼腦熱還有半身不遂什么的。

       Q:所以是有其他修女是會醫學這方面的知識的?

       A:對,那個修女學過,我就跟著她學。

       Q:那修女您看病怎么樣?

       A:我記得我第一次給人打針的時候,心里不知道念了多少頌句,心里很擔心很害怕,后來時間長了,我自己也可以掌握一些技巧了,再后來那個會醫的修女不在,我也能自己看門診了。

       Q:修女您在門診待了多久?

       A:不到十年吧,98年到07年,07年我就到一個堂區開始正式的堂區傳教工作了。

timg_副本.jpg


       Q:修女,您回顧您從當初學導師到門診再到堂區傳教這三段經歷,您最喜歡哪一段?

       A:我比較喜歡傳教。

       Q:那傳教生活給您帶來了什么樣的收獲讓您喜歡這份工作?

       A:在傳教工作當中會遇到不同的人,工作的過程中也是盡自己最大的心力,跟玩兒命一樣,對于我來說這是很真實的為天主去服務的一個工作。

       Q:修女,三十年的修道生活也是很長的,您怎么看您走過的這些路?

       A:回頭去看的話,就是感覺真的很不容易。

       Q:能跟我們分享一下那些地方讓您感到不容易嗎?

       A:那就是三愿生活吧,特別是神貧,感覺挑戰特別大。感覺自己心里貪求還是很多的,看別人都出去學習了自己不能去,自己從小也沒被好好培育過,缺乏知識,所以對這個貪求的太多。

       Q:那您有沒有把這種渴望表達給您的長上?你怎么處理這種情緒?

       A:有時候會說。每當看到自己底下的修女都出去學習還有留學,就是輪不到自己,心里會有些不平。后來我就去祈禱,轉換自己的想法,我就跟天主要求說讓天主圣三做我的老師,沒有比天主更好的老師了,讓我可以把祂的教導在生活中更好的實踐出來。我開始這樣祈禱之后,心里就平安喜樂很多,讓我可以從積極的方面去看問題。

       Q:天主有沒有讓您在生活里領悟和感受到更多?

       A:會有很多,比如我這次出來學習聽到的課程,在我之前生活中都會有實踐,這些都是天主在日常生活中讓我感悟和領受到的。

       Q:剛才修女您說神貧是您的挑戰,那除了對只是的貪求之外在物質上面有沒有貪求?

       A:物質上面也是有的。后來大家都用手機聯系了,別人都有手機,每次過瞻禮需要跟很多人聯系,就很需要有一部手機,我就跟長上申請,但長上不允許。我就跟家里人說了,家里人給我買了一部手機,那是08年的時候。

       Q:關于手機,您的長上是因為什么拒絕您的申請呢?

       A:長上就是覺得我不需要。我們在那邊是兩個人,那個修女先去,她有手機,我后去的,長上可能就覺得有一個有就行了,可是我心里就是不平衡。我覺得我的要求是合理的,我們都需要聯系教友,但是心里還是有不安,如果長上允許的話就是正當的,但我要求家里給買,就是強行要有的。

       Q:您有手機之后長上有說什么嗎?

       A:什么也沒說。

       Q:那時候你們修會的修女都有手機了嗎?

       A:不是全部都有,都是在大的堂區服務的修女有,因為負責的區域比較大,小堂口的修女就沒有了。

       Q:修女您當時是什么感受?

       A:因為在08年的時候其實手機已經很普遍了,也是一個重要的工具。但這種自己覺得理所應當的訴求得不到滿足的時候,心里就會有些抱怨。

       Q:修會其他人這樣的情況多嗎?

       A:有,就是別人申請可以通過自己申請通不過,就一起抱怨一下。

       Q:發生這樣的情況,你們就是自己相互安慰一下解決還是有渠道可以幫你們疏導這種情緒呢?

       A:以前基本上就是自己解決了,安慰一下,或者有姐妹需要什么東西長上不同意買,如果誰有條件就幫她買了。現在不一樣了,修會都會幫忙解決這樣的不滿情緒。

       Q:修女,過團體生活的話多少會有一些訴求得不到滿足,然后自己就會產生不滿和抱怨,有了這些情緒大部分我們會壓下去,但總有一天壓下去的情緒可能會爆發,修會有沒有什么方式可以幫忙自己疏導這些情緒?

       A:這些是我后來學習了一些課程,自己會反省了之后發現的,被壓下去的那些情緒。

       Q:那這些對您有什么影響嗎?

       A:有,就比如我對上學的渴望特別大,所以我經常做夢夢到自己背著書包上學。后來我還是把這個渴望放在自己的祈禱當中,去跟天主對話。我也開始自學,慢慢疏導自己的情緒,現在就好多了。

       Q:在團體當中這樣的情況會經常發生,因為團體人多,長上難免會有照顧不到的地方。為您來說您是從那種境況種走出來過,如果有剛進修會的年輕修女遇到這樣的遭遇需要您來幫她疏導,您會怎么跟她說?

       A:我就會告訴她讓她去祈禱,跟耶穌傾訴自己的痛苦和抱怨。

       Q:如果她說她已經這樣做了,沒用沒感覺,怎么辦?

       A:那就跟天主使勁抱怨使勁吵,天主是仁慈的,可以接納我們任何情緒。

       Q:修女,會有很多年輕的修女會面臨和您一樣的問題,想要得到更好的培育,但畢竟出去學習的機會還是少,從您的經驗當中,你會怎么去跟她們說?

       A:這從我的經驗的話,我會跟她們說可以自學,因為現在網上的課很多,不是非要出去學習,自學的能力要強一些。我現在就是每天要求自己學點東西,自己愿意學什么就學什么,學一些實用的東西。

       Q:修女,剛才您也分享了神貧對您來說挑戰比較大,那還有什么其他的挑戰嗎?

       A:其他的都是一些小的挑戰,自己也可以解決的。

       Q:修女,在進入修會之前您對修道生活還是有些懵懂,在進入修會之后您對修女這個身份也慢慢有了自己的認知,那時候有沒有想過過婚姻生活?

       A:這個沒有想過,也沒有后悔過,修道生活會遇到很多痛苦和挑戰,但在那個時候也沒有想過說不做修女,如果是修會讓自己受委屈了,想的只是要換個團體,但還是要當修女。

       Q:修女您在修道過程中有沒有人喜歡你或者說有沒有遇到過讓自己心動的人?

       A:這個還真的沒有。

       Q:那修女您有沒有想過如果是過婚姻生活,有個人疼自己,有個肩膀可以依靠,也挺好?

       A:這個有想過,特別是自己生病比較脆弱的時候,一個人在房間,也想有人陪自己,但也想到那個時候耶穌其實是在的,心就得到安慰了。雖然耶穌是看不見的,但我靠著我的信德生活。

       Q:修女您怎么看待孤獨?

       A:我本身是一個喜歡自己一個人待著的人,喜歡安靜,也喜歡祈禱,感覺和耶穌在一起,祈禱給我力量。所以我很少感覺到孤獨。

       Q:修女,您回頭看自己三十年的獻身生活,您覺得自己得到最寶貴的東西是什么?

       A:最寶貴的就是耶穌,其他的就沒有再進我的心,耶穌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祂讓我能放下一切,也讓我的心不再為什么擔憂,其他再好的東西也動不了我的心。我也不喜歡爭什么,一般我都是往后退一步,讓著別人。

       Q:那修女您有沒有覺得這樣活著很窩囊?

       A:那沒有,我會放在祈禱里,我心中有耶穌,我會得到的是耶穌的平安和安慰,感覺這樣做值得。所以即便是失去了什么,對我來說也是喜樂,不會覺得是被欺負或者什么。有時候會感覺委屈,但很少去申訴抱怨,我都會放在祈禱里。

       Q:您覺得是因為您不敢面對沖突還是僅僅因為祈禱的功效?

       A:我覺得有一些不想面對沖突的因素,我也只想當一個和平的使者,不愿意因為我讓大家起什么矛盾,所以我都是退一步。

       Q:修女,退一步固然是好,不會有沖突,但您有沒有留意過自己是不是有情緒?

       A:有,但還是會退,因為我感覺退一步自己心里更平安。也可能是逃避不敢去面對,但我有一種力量的支持,讓我在這退一步當中得到平安喜樂,不會有那種壓抑,想爆發的感覺。

       Q:修女,在您生命畫上句號的時候,您怎么看自己的一生?

       A:如果生命畫上句號我會說:“耶穌,我這一生得到禰很值得,我的生命也變得很有價值。”

       Q:謝謝修女您的分享!

       A:謝謝!


  • 信德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 1、投稿:本網歡迎網絡和傳真等各類方式投稿,但請勿一稿多投。
  • 2、版權:凡本網注明"來源:信德報、信德網或信德編輯部譯"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于信德社所有。歡迎轉載,但請注明出處。
  • 3、文責:歡迎各地教區、堂區、團體或個人提供當地新聞及其他稿件,信德網一旦刊登,版權雖屬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網觀點,文責一律由投稿者(教區、堂區、團體、個人)自負。
  • 4、轉載: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信德報或信德網)"的內容,為本網網友推薦而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內容并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的目的只在于傳遞分享更多信息。
龙江风采22选5开奖